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史上第一妖孽 第三卷 弥天大祸 第二十三章李道然的愤怒

发布时间:2019-09-24 15:31:50

史上第一妖孽 第三卷 弥天大祸 第二十三章李道然的愤怒

被奴役是来自灵魂的恐惧,当然这个世界总有些生灵是无所畏惧的,他们往往把这种来自灵魂的恐惧最终化成了愤怒。

被自己的族群亲自送到这座祭坛上,这样的屈辱不解是无法形容的,自己那些逝去的族人到底在恐惧什么,不过就是一死,又有何惧。

我踏上这祭坛已经几万年,我以为,我会跟我的祖辈一样,到死也不会有修仙者前来,哈哈天待我不薄,我不用漫长的生命来等待死亡。

王小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己看错了,这哪里是一只没有通灵的妖兽,只不过被这祭坛压制了,所以头上的青羽变得暗淡了。

这祭坛也在扰乱的他的神智,好可怕的祭坛,王小拿额头上冷汗渗了出来,如果说空灵岛上万母吞妖虫的母虫让他修补的阵法让他惊叹万分的话,那这祭坛上阵法的花纹让王小拿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恐惧。

“诸位师弟,我们联手斩杀这妖兽如何”李道然手里折扇威威闪烁,脸上的兴奋之色竟然没有丝毫掩饰。

赵乾的眼睛眯了起来,这李道然绝对知道这祭坛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绝对非同一般,不然李道然这样高傲的人绝不会有流露出这样的表情。

王小拿心思飞快的转着,李道然的话音刚落,他便应道;“那还等什么”人也跟着窜出去,李道然面露疑惑他没想到筑基初期的王昊竟然一马当先,赵乾却心道不好,抬剑便要拦下,可是王昊竟然冲着他咧嘴一笑。

这戏谑的笑容,让赵乾心里咯噔了一下,赵乾条件反射一般的将拦截的长剑刺了出去,想要收剑,却已经来不及。

李道然心中一惊,有心阻止根本来不及了,不过赵乾的长剑在他们惊讶的目光下穿透王小拿的身体,然而却是残影。

李道然四人同时停了下来,王小拿竟然放出了阵法,这让他们吃了一惊,不过此刻李道然真正吃惊的是赵乾的反应,这家伙怎么察觉王昊有问题的,而且这王昊到底要干什么为什么布下阵法。

“王师弟,你这是要做什么,布下阵法,难道要独自对付着妖王级别的妖兽不成?”赵乾收起手里的长剑法器,冷冷的问道,被人耍了,这是他出道以来,除了王小拿,自己从来没有、吃过这样的亏,就连自己仰视的师傅,也死在自己的手里,可是现在,又有一个人竟然又在自己跟前耍起了心机。

“呵呵,赵师兄,师弟我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师兄一开始不就对我起了杀心,所以我觉得保险起见诸位师兄还是在这里待会比较好”王小拿戏虐的声音传了出来

李道然手里的折扇敲了敲手掌,心里越来越冷,这阵法的繁琐程度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李道然在阵法上也有一定的造诣,不然这开启玄德殿的任务宗门也不会交给他,原本以为这王小拿的阵法只是一些新奇的法阵罢了,可是现在细心推演开来才发现,这阵法根本不是那么简单的,也正是如此,李道然心中才会如此的诧异,要知道这样繁琐的阵法是瞬间施展开来的,这王昊阵法的天赋到底是何等的妖孽。

“王师弟,恐怕你是误会赵师弟了

史上第一妖孽  第三卷 弥天大祸 第二十三章李道然的愤怒

,你们不过是第一次见面,赵师弟怎么会有杀你的心思”李道然,一边推演阵法,一边安抚王小拿。

此时王小拿哪有功夫跟他们废话,人早已经鬼鬼祟祟的来到九道石柱跟前,当然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李道然他们还是要做的,随机便在地上不停地勾勒上面的法阵,如果李道然几人看到这一幕估计能气死,他们这样的天之骄子竟然被人像垃圾一样的困在这里,要知道同龄人谁见了他们几个那个不是如临大敌。

见李道然如此说话,王小拿停手,捏了捏自己的嗓子应付道:“李师兄啊,师弟在法阵上造诣你是知道的,赵乾师兄,可不仅仅是想杀了我那么简单,他对你也是有杀念的,至于你信不信,我是无所谓,你跟赵师兄分不出高下,我是不打算放你们出来的”

“什么”张东的脸微微一变,就连周童的剪刀拿到手上,看两人掐诀的姿态,显然已经准备出手了。

“哼,李师兄不会是听信那小子蛊惑吧,我怎么可能对诸位师兄有敌意”赵乾冷哼一声手上的武器也收了起来,脸上阴沉,言语间却格外的真诚。

张东手里的匕首挥舞了几下,指着赵乾说道:“我看王昊说的没错,不然刚才你为何对王昊突然出手”

“张师兄说的没错,赵师弟,你难道不该解释一下,刚才为何突然出手,如果不是王昊懂得阵法一道,恐怕现在已经身死了吧”

赵乾咬着后槽牙,心里暗暗骂道,一群白痴,难道自己要告诉他们自己靠的是直觉,那王昊根本不是自己出手后才释放的阵法,根本就是一开始便有了这样的心思,不过他始终想不明白,这王昊为何要这么做,难道这家伙真能察觉到自己的杀意。不然他是如何自己对李道然等人的敌意。

王小拿一挥手,非鲤从秘宝中走了出来,抱着大肚皮,打着哈欠,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王小拿已经到了近乎痴迷的状态嘴里嚷嚷着:“赶紧把石柱上的法阵给我抄录下来,这阵法,每时每刻都在变化,极其繁琐我一个人搞不定”

非鲤迷迷糊糊的说道:“还有什么阵法是你搞不定,除了抓我的人,我就没见过比你厉害的”

不过非鲤走了两步就愣住了:“这,这石柱上是金~金纹锁链”困了他数十万年的金纹锁链,这玩意他如何能不害怕,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

“是”王小拿低声应付道。

“这可是金纹锁链!”非鲤的声调变得尖锐起来

“是,你能不能别废话,一会阵法里面那几个傻缺出来,可就麻烦了”

“可,可这是金纹锁链啊”非鲤笑声的说到

“行行了,不敢整就你就让那只鸟安静会,妖力都没多少了,还嚣张个屁,有这唬人的功夫,还不看看如何逃出出去呢”

“谁说我不敢整”非鲤摸了摸肚子说:“我是看这只小鸟太可怜了,我先安抚安抚他”

“安抚可以,别靠近祭坛啊,你要是陷进去了我可帮不了你”王小拿漫不经心的说道。

“啊”非鲤搓了搓手退后一点,对着远处的寒冰烈鸟说道:“乖乖别乱动,一会就放你出去”

“修仙者者的走狗,放我出去,想杀我放马过来就是”寒冰烈鸟疯狂的吼叫着。

“找死”非鲤的杀气席卷开来,强烈的杀气让寒冰烈鸟的羽毛不停的颤抖起来,这是妖兽的本能,寒冰烈鸟根本无法抗拒。

“小鸟儿,要不是我跟你们先祖有交情,我才懒得管你破事”

就在这时随着王小拿手里绘制的阵法越来越快,丛林的上空乌云竟然开始弥补,非鲤愣神了这是遗迹中总阵法怎么动了。

紧接着一道黑色的灵气从空而来,王小拿一抬手,一道红色的阵法冲天而起,那道黑色的了灵气竟然被这阵法阻挡了。

接着王小拿手里的玉片飘起,近百道的玉石碎片,让非鲤看呆了,王小拿双手飞舞,手里的法力飞腾,那玉片上开始出现复杂的阵纹,这些阵纹竟然跟玄德殿上的红纹相似,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纹路跟玄德殿的纹路完全相反。

黑色的灵气不停地冲击着天空的空色阵法,王小拿手里的速度越来越快,每雕刻完一片,这于是碎片便冲天飞走一块,随着这玉片飞走的越来越多,空中的黑色灵气越来越浓烈.

接着祭坛周围的九根石柱开始一一落下,随着这金纹石柱的落下,一座座祭坛在远处出现,一阵阵妖兽的嘶吼之声响彻丛林。

此时王小拿头顶的红色法阵,已经有了碎裂的趋势,这样法阵一旦碎裂,这黑色的灵气便会冲击下来,这样庞大的灵气冲击,后果难料。

“非鲤,速来,我们离开这里”王小拿一跺脚,脚下竟然升起了金色的纹路法阵,金色的纹路法阵瞬间蔓延开来。

非鲤三两步便垮了进去,嘴里却说道:“我们就这样走么?祭坛上的妖兽还没救走呢”

“别废话,再不走,你我都得陷进去,妈的低估这阵法了如果不是关键时刻领悟如何出去,我们都得死在这里”王小拿一边说手里的罗盘跟着急速的运转开来。

非鲤眼珠子一番,要不要这么拼命,又差点死在这里,这样玩命好么王大爷。

“哗啦”

非鲤跟王小拿陡然消失在这密林之中,随着王小拿的消失,空中的红色的法阵也彻底的崩裂开来,黑色的灵气,猛烈地冲了下来王小拿留下围困李道然的法阵,也跟着崩裂开来。

李道然抬眼看到周围的空间,那九根石柱竟然消失了,一抬手,手里的一颗透明的珠子出现在手心,这颗珠子就是那枯藤吞噬的红色珠子,不知为何现在已经变成白色,李道然大呼不好,抬手就要将手里的珠子仍如祭坛,谁知道珠子丢出,竟然消失在眼前,这时李道然才发现,自己面前竟然出现了一片金色的法阵,那圆珠就是消失在这法阵之中。

“王昊,我要将你碎尸万段,仙界通缉,会让你知道什么是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王小拿撇撇嘴仙界的通缉,我会在乎?

成都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云南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太原治疗癫痫病方法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有哪些专家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具体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