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逆焚天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近乎疯狂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6:40

武逆焚天 第一百六十二章 近乎疯狂

蓝色的双尖枪如同灵一般神出鬼沒,章玉此时周身灵气环绕,虽然左风并未达到炼气期,也无法感知周围灵气的属性,但这一点都不妨碍他被章玉的灵气所影响,

章玉身体外忽明忽暗的闪烁着蓝色光芒,这光芒看似來自章玉体内,但左风却凭借自身的敏锐感知,隐隐感到了那些耀目的蓝芒,是从章玉手中的双尖枪扩散开來的,

正如丁豪说的那样,这柄双尖枪虽然属于器品,却只是器品之中最低阶的,而器品的好与坏却不单从其品质來看,本身属性和使用者的属性相互配合也极为重要,而眼前的章玉就是同武器完美融合,两者都属于水属性,

对于灵气中的属性,左风只能算是粗略的了解过一些皮毛,当初他听说关于灵气属性时,都是师父藤肖云所讲诉,那时候他的修为还在强体初期,所以藤肖云介绍时也是一带而过,

所以左风在得到了“逆风行”武技的时候,也只是猜测应该是修为达到炼气期的武者才能使用,对于自身体质究竟为何属性,他也完全不清楚,此时面对章玉这样的炼气期强者,左风也就只能隐约猜测到对方的属性应该是“水”,

“水”属性是灵气中众多属性里,最不擅长强攻的类型,但反而在防御上有着比较突出的优势,这种优势,在刚刚面对那三块石头时,便已经显露无疑,

左风险象环生的躲过了数次攻击,但却变得越來越被动,根本沒有还手之力,双尖枪在章玉手中变化多端,时而向前突然延伸出数寸,时而又会沿着两侧的缝纫幅散开,

左风之前因为见到过那“水盾”突然扩大范围,所以在双尖枪势尽时心生警兆,险之又险的躲开了向前延伸的枪头,可左风沒有想到,枪两侧的锋刃也可向外延伸,延伸出的锋刃如同短刀一般横切而过,

因为完全沒有预料到,左风的肩膀上立刻就多出一道伤口,也多亏了左风的武器是双手的拳套,在危险临身的同时,他的双手也赶忙抵挡,这才用小腹处的一条伤口,换回了自己的一条腿,

左风的落败几乎是沒有一点意外的,虽然刚一交手时,他还能够勉强抵挡一二,可沒到半刻钟的时间,战斗就已经完全呈现一面倒的情况,远在第一道大门处的丁豪和左厚两人,此时脸上也都是极为矛盾的神色,

这样的战斗他们帮不上一点忙,左厚甚至都很难看清两人间比拼时所用的招式,丁豪虽然能够看出其中的一些门道,但他毕竟也只是名炼骨二级的小武者,

正在两人陷入焦急之时,左风的身上又再次增添了两处深可见骨的伤口,左风此时的身体极为特殊,他能够感到疼痛,但疼痛对他的影响却并不是很大,虽然身上的伤都不轻,但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继续与章玉拼斗起來,

章玉的脸色比起开始时要好上许多,虽然左风之前丢來那三块石头的神妙手法,让他这位感气期一级的强者也时分震惊,但随后的战斗,也彻底让他看清了左风的真实水平,

虽然眼前少年借助了不知名的力量,在速度、力量和灵气总量上都不逊于自己,但两人之间却有着一条巨大的鸿沟,那就是经验上的差距,那李王两位总管,虽然经验方面同样高于左风许多,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那些经验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左风此时的实力完全与章玉不相上下,这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左风在炼体期内是无敌的存在,但章玉与他现在的实力几乎持平,所以经验上的优势就显得尤为突出,加上那低阶器品的双尖枪辅助,左风只苦撑了片刻就落在了下风,

场地之中蓝色光华时聚时散,形态也随之发生着不同的变化,一道瘦肖的身影勉力抵挡着蓝芒,可鲜血却不断自那干瘦的身体中喷溅而出,但那道蓝芒却始终未下杀手,所以瘦肖的身影依旧还能支撑片刻,

蓝芒之中章玉那白皙的脸庞显得有些焦急,这少年的韧性连他都感到了一些佩服,肌肉筋脉多处受损,但却依旧能支撑到现在,而且看样子再支撑个盏茶时间也应该不是问題,

这让他心里难免有些焦急,此时的统领府中,高端战力基本就剩下他自己,左风是从东侧闯入,虽然统领府西侧还有将近三位之一的战力剩余,但那些人基本都是强体中后期的普通武者,根本无法抵挡章玉担心的那些敌人,

所以此时的章玉希望尽快解决掉眼前少年,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雁城之中还有一方势力是与他结盟的,但眼下自己府中被搅成这般局面,不论怎样,他都要先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想到这里章玉的脸色突然阴沉下來,手中的蓝芒也比之刚刚大盛了几分,左风虽然是第一次与炼气期强者战斗,但通过刚刚的交战他也能猜得到,这章玉必定又想发动些什么厉害的武技出來,

左风心神立刻绷紧,小心的观察着更加强烈的蓝芒,双尖枪猛然加速,枪影重重如同细密的蓝色雨点向左风拍打而來,这武技左风之前曾经见识过一回,自己最重的伤也是当时留下的,那伤口距离心脏也就约二指宽而已,

此时见到章玉再次发动这武技,左风丝毫不敢怠慢,身形扭动中尽量让自己躲避开大部分的点点蓝芒,那些避无可避的,也只有硬着头皮举起双手向外格挡,之所以不愿动用双手,是因为自己那本來比精钢还要坚硬的全套,此时上面已经有着多处的损伤,恐怕已经支撑不了几次重击了,

就在左风拼命抵挡着所有枪影之际,突兀的又有一小片枪影出现在眼前,这变化太过突兀,左风只來得及避开胸前的要害位置,就感到肩头处传來了剧烈的疼痛,随后巨大的力量袭击而來,他的身体也随之抛飞而起,

直到这一刻,左风才终于看清了蓝芒之下的情况,对方手中的双尖枪本來是两头有枪尖,但此时却是被一分为二,章玉左右手中各持一截短枪,刚刚左风一直在拼命抵挡的是章玉左手中的短枪,而右手中的短枪已经深深刺入的左风的箭头之内,

“嘭”

左风的身体重重砸落在地,那章玉也丝毫不留情的按下手中短枪,枪身整个穿过左风的肩膀,深深的扎入到了地面之中,左风此刻只能看到箭头处有着三四寸长的手柄部分,由此可见,这短枪至少有一半都扎入到了地面之中,

根本沒给左风任何挣扎的机会,那章玉立刻举起左手的另一截短枪,向着左风另一处肩头狠狠扎了下去,一道血光飞射,左风的身体被彻底的钉在了地面之上,

做完这些,那章玉才终于露出了一丝满意的微笑,目光冰冷的盯着左风,悠悠说道:“看來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将你身上的秘密全部如实道來,我可以承诺给你个痛快的死法,”

左风此时一脸的不甘与悲伤,他为自己不能击败章玉而不甘,他为自己无法将妹妹救出而绝望,很快左风的双目之中就露出了一丝决绝,冲着章玉大声说道,

“我可以将我的秘密告诉你,我说的是我全部的秘密,这秘密丝毫不会比我妹妹的价值小,若是你肯放过我的妹妹,我愿意用我身上所有的秘密來交换,但你若是不同意,我即使选择自爆也不会多透露给你一个字,”

章玉此时的表情似笑非笑,嘲弄般的挑了挑眉梢,这才开口道:“你究竟知不知道那丫头有多大的价值,我承认你身上的秘密的确很吸引人,但那丫头却是所有势力梦寐以求的存在,为了你放弃她你简直是在做梦,”

顿了顿,章玉继续说道:“我也不怕告诉你,你的妹妹不在我的手中,就算我有那丫头我也不会用她交换你身上的那些秘密,我看你应该是那种聪明人,也应该知道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有多么恐怖,”

左风听到这话,突然一脸不可置信的愣在那里,但随后就开口说道:“你不要觉得说几句话就能推的一干二净,那林寻已经将一切都说出來了,”

章玉显然沒想到左风会提起林寻,脸色瞬间阴冷下來,缓缓开口道:“他出卖了我,哼,他不过也就是个无名小卒,他哪里晓得那个丫头有多重要,我……嘿嘿,我是不会告诉你那丫头的秘密的,”

章玉本來还在肆无忌惮的说着什么,但突然想起什么,随后神秘一笑又不再说下去了,

“林寻已经将一切都说了,你现在恐怕是众多势力的目标,就算你硬是将我妹妹留下,到时也只会给你自己招來祸患,”

“你知道个屁,你妹妹就就算是一具尸体,她的那一身血肉都对我们这样的人大有用处,”

章玉看似无意中的一句话,却像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听到他竟然要利用妹妹的血肉时,左风感到一种绝望、愤怒、疯狂等等负面情绪全部涌上心头,在这一刻左风的精神崩溃了,

平湖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仁怀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鄂州治疗早泄方法
江苏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好
烟台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