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原罪之环 第九十三章 撕碎你的心脏

发布时间:2020-01-16 22:33:34

原罪之环 第九十三章 撕碎你的心脏

莱特手中的剑刃化作一道残影,以极快的速度刺向伊格斯的心脏。

(好快!)

“得手了。”莱特露齿一笑,仿佛已经看见手中的剑尖,无情地贯穿了伊格斯。

“要遭..”正在奔跑的伊格斯扭头望向身后,眼角瞄到尖锐的剑尖正以他无法躲闪的速度,刺向他背后心脏的位置。

行云步法!

“你的对手是我。”

夏洛的身影宛如鬼魅般出现在莱特的侧面,右手紧握着直剑高高举起,由上至下重重地劈在莱特的长剑刃上,强行改变剑尖所指的方向。

而下一个瞬间,少年的左手爆发出一道冰冷的寒光。

“刺毁!”

左手中的匕首划出一道银光,狠狠地刺向莱特的脖子。

“呵。”

如同讽刺般,莱特轻声一笑。

他轻轻低头,匕首从他的头上掠过,几根头发随着匕刃的掠过飞散而开,接着莱特紧握长剑的右手突然间猛地往后一缩,用右手寸重重地撞在夏洛的肚子上。

“呕-!”

强烈的寸击撞飞夏洛两米多,如同断线的布偶般滚在地毡上。

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几乎让夏洛呕吐出来,痛楚的感觉导致夏洛一时间无法站立起来。

“怎么了?很疼吗?”莱特嘲笑了几声,继续道:“那一天,我在祭奠上救下了你的性命,难道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碰!

站在远处的伊格斯毫不犹豫地对准莱特,扣下扳机。

圆球型的子弹飞速掠向莱特的脑袋,但可惜莱特只是轻轻地挥了一剑,便格挡下这颗子弹。

“嘖!没有吗?该死!”伊格斯心中暗骂,迅速地给手铳装填下一发子弹。

“呵呵,咳。我不知道当时你为何救下了我,不过就算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没理由将自己的性命交给你。”

嗡地一声,直剑直直地插在地上。

少年捂住肚子,依靠着直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用力拔起直剑,剑锋重新对准眼前的男人。

“而且,我更没理由要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你这种渣碎。”

“是吗?”男人紧握长剑的右手,正噼里啪啦地响。

“那我就在你最后的时光里,给你上最后一堂课吧。”

“弱者,就应该向强者低头。”

莱特手中的长剑突然之间炸裂开来,银色的光芒异常耀眼,瞬间吞并了整间书房,仿佛形成近百道雷电,袭向夏洛与伊格斯。

而在这耀眼的光芒中莱特的身影却已消失不见。

“战技·百剑鸣刃!”

面对如此恐怖的战技,夏洛暗道不妙,正想施展流水剑法与其对抗时,眼睛不经意地瞄到同样身处在房间中的伊格斯。

(不好!)

毫无战斗能力的伊格斯无法躲闪,也无能力去躲闪这恐怖的战技。

“行云·流水!”

面对耀眼的银色光芒,伊格斯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举起双臂挡在前面。

嗡--!嗡--!嗡--!剑刃的声音非常之刺耳。

三秒过后...

奇怪的是,尽管剑刃划破空气的刺耳声正在他的周围炸裂而开,他自己仍未受到任何创伤。

带着疑惑,伊格斯睁开双眼。

“你!你在干什么?!”

只见少年的身影站在伊格斯前,手中的剑刃以极其自然的弧度不断地挥舞着,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剑与长剑交错的一刹那,无数猩红的火花喷洒而出,刺耳与金属的碰撞声音。

(不行,太慢了。)

无论是挥剑的速度,还是力度,与莱特相比,两者之间的差距实在相差太远。

夏洛感到手中的剑,越来越沉重,也越来越发麻...

噗呲,噗呲,噗呲...

由于少年挥剑的速度慢了下来,几道剑刃直接越过他的防线,落在少年的身躯上,鲜血不断地涌出,红色的血滴滑落至地毡上。

“跟不上吗?”狂妄的表情展露在莱特的脸上,“那就死吧!”

刹那间,所有的光芒残影合并在一起,形成一道巨大的雷刃。

莱特举起化为雷刃的长剑,身影一晃,冲到夏洛面前,对准夏洛的身躯重重地劈下。

夏洛提起直剑,用尽浑身力气,迎上耀眼的巨大雷刃。

嗡--!

光芒消失过后,莱特站立在房间的中央,而夏洛与伊格斯二人则被迫至墙壁。

一道恐怖的伤痕出现在夏洛的胸前,鲜血正透过淡蓝色的绷带,渐渐渗出。

“咳咳!”

夏洛无力地往后倒去,伊格斯见状况不妙立马踏前一步,扶稳夏洛。

“喂!你没事吗?!”消瘦的男人急切地问。

“呵,正面接下我的战技后,还有一口气吗?真是了不起啊。”莱特吐出一口白起,长剑刃上的银色如雷电的光芒早已消失不见。

从他的语气里,夏洛听不出是赞赏,还是讽刺。

“呼,我没事,伊格斯。”夏洛勉强站稳之后,用力地勒紧胸前的绷带。

“你这叫没事吗...”伊格斯望了一眼夏洛胸前恐怖的伤口,惊讶地开口道。

“伊格斯。”

“怎...怎么了?”

“接下来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失去了理智的话,你就快逃吧,有多远逃多远。”夏洛沉声道。

失去理智?伊格斯没听明白夏洛的话,不过他听出大概的意思。

“逃?呵,这种时候我还能逃到哪里?”消瘦的男人不屑地笑,“给我听好了小子,作为一名男人,我是绝对不会丢下一个刚戒奶的,然后独自逃跑。”

“相信自己,这场战斗你我都还没有输啊。虽然我的战斗能力甚至不如你,但是接下来我会全力支援你。”

“既然没有活路,那干脆放手一搏吧!”

望着伊格斯的眼睛,夏洛微微一愣,嘴角不经意地翘起。

“嗯,交给我好了。”少年重重地点了点头,轻声道。

“等一下当我喊开枪的时候,你直接朝我开枪,绝对不要犹豫。”

伊格斯闻言,点了点头,重新将手铳上好子弹,“没问题,我相信着你。”

“你们两个说完了吗?”莱特怂了怂肩膀,“感情肉麻的话还是少说吧,别浪费时间了。我还想在这艘船沉没之前,解决掉你们的。”

“是吗?”夏洛深呼吸一口气,踏出脚步,“那你来试试好了。”

下一秒,少年的身影消失不见。

“什...唔!!”察觉到一丝不妙的莱特举起长剑挡在胸前。

转眼之间,深红色的身影出现在莱特的前方,重重地撞在长剑上。

碰!沉重的金属碰撞的声音,在两人之间炸裂开来。

擦出大量猩红的火花宛如拥有生命般,在无风之中狂舞起来。

长剑与直剑,再一次交锋。

“是什么时候---好大的力气!”莱特暗中惊呼道。

“我想要试试,在这艘船沉没之前...”无比冰冷的声音,从少年的口中发出。

在两人如此之近的距离,莱特察觉到此时夏洛的胸前突然出现了一个约十厘米半径的漆黑环形洞,洞周围则缠绕着金红色的火焰,正发出滋滋的微细声,宛如活物般燃烧着环形洞内黑色液体。

而从少年的眼眸中,他只看见了一股情绪。

一股发少年内心,非常纯粹而又恐怖的情绪。

愤怒。

想要吞噬他的愤怒。

想要割下他身上每一块血与肉的愤怒。

“...能不能撕碎你的心脏。”

东明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沈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河北哪的医院治癫痫病好
临沂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雅安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