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最弱功德系统 第576章 人傀复生之术

发布时间:2020-01-16 16:47:06

最弱功德系统 第576章 人傀复生之术

功德值一个劲儿地往下掉落,李圣代开始有些心急。

纵使他的功德值足够,也经不起这么流水一般的消耗。

一秒钟十万,十秒钟百万,一百秒的话一千万就这么打了水漂儿,谁能受得了?

李圣代身上现在只有三千五百余万功德值,乍一看还觉得挺多,挺满足。但是现在,这个消耗速度,怕是要不了五、六分钟,就得被消耗个干净!

一夜回到解放前,这绝对不是李圣代愿意看到的。

但是,该怎么办?

现在主动权完全不在他的手上,护体金光的僵直特性根本就不起作用,该怎么样才能出奇制胜?

王擎天哈哈大笑,操纵起三个人傀更加卖力。

跟李圣代交手了这么多次,这一次绝对是他打得最舒坦的一次,身体不会僵直不动,所有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想打就打,想停就停。

李圣代身上的金光护体确实很强大,两个神魂师巅峰的连番攻击竟然没有一点儿破碎的迹象。

但是王擎天坚信,任何防御都会有一个极限所在,只要他不停地攻击,总有把李圣代身上防御符文能量给消耗干净的时候。

大殿之外,三十公里处的一座山顶之上,王青山与谷长歌一脸目瞪口呆的看着山谷中的那场争斗。

魂力纵横,雷光闪烁。

从他们被踹出来的那一瞬间,整个治愈魂师公会的总部大楼就已经分崩离析,成了一片废墟。

然后,他们就看到在大殿的原址上,除了李圣代与王擎天之外,还有刚刚多出的那三个魂修。三个魂修身上的气势凛然,竟然个个都不弱于王擎天!

三个神魂师级别的强者,他们是怎么出现的?是王擎天那厮搞出来的吗?

谷长歌一脸地提心吊胆,小心肝扑通扑通的乱跳个不停,他突然有一种大难已经临头的感觉。

他现在可是李圣代的人,如果李圣代在这场争斗中失势被灭,那他谷长歌的下场也可想而知。

“小子,那三个是什么东西,你知道吗?”谷长歌轻声向旁边的王青山询问。

那三只人傀被召唤出来的时候,谷长歌也在现场,虽然三只人傀身上的气势磅礴,但是谷长歌却没有从他们的身上感应到丝毫的生命气息。

谷长歌本能地觉得不太对劲,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此刻,王青山已然被谷长歌给五花大绑控制了起来,乖乖地蹲在谷长歌的脚下。

一个小小的魂宗五级,没有了王擎天的庇佑,他根本就不是谷长歌这个半圣的对手。

所以,在李圣代故意的一脚之下,谷长歌的落脚点刚好在王青山的旁边,之后的事情就不言而喻了,谷长歌很好的领会了李圣代的意思,在第一时间就把王青山给控制了起来。

之所以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击杀,一是因为李圣代没有明确要杀人的意思,二则是谷长歌自己的一点私心。

如果李圣代与王擎天之间的争斗,李圣代胜了也就罢了,王青山自然是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但是,万一要是李圣代败了呢?

有这么一个人质在手,谷长歌也可以多一些活命的本钱。

现在的情况来看,谷长歌越发觉得自己之前的做法是多么地明智。

王擎天一下多出了三个神魂师级别的帮手,李圣代现在完全是在被吊打,形势很不利。

“那是人傀!神魂师级别的人傀!”

王青山的声音有些激动,双眼怔怔地看着山谷中的战斗,尽管他一直都知道王擎天手上会有不少人傀,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王擎天竟然会有这么多神魂师级别的人傀。

这么多的神魂师,他是从哪里搞来的?

在上青天,尽管神魂师不似天魂大陆这么稀缺,但是每一个神魂师对于任何一个家族或是宗门来说,都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尖端战力,任何一个神魂师的殒落,都会引起一阵不小的风波。

所以,王青山很纳闷,王擎天召唤出来的这三个神魂师级别的人傀,他到底是怎么搞到手的?哪怕是上青天王家,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用神魂师级别的强者来炼化人傀。

这一刻,王青山多少有些理解,为何王擎天手中有这么强大的底牌,却一直都没有舍得拿出来使用。

这么多神魂师级别的人傀现世,是犯忌讳的,若是让外人知道,必然会给王家带来一场天大的灾祸。

那些自谕正道的卫道士就不说了,单是这三个神魂师各自身后的宗门可是宗族势力,就不会善罢甘休。更何况,王家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立族十数万年,仇家对头,亦不在少数。

一旦王家露出了什么破绽,被人群起而攻,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青山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有些凉,他现在也知道了王擎天的这个秘密,会不会到最后也会被灭口?

哪怕是王擎天的亲孙子,在他的身边,王青山也没有一点儿安全感。

就好比方才,虽然王擎天事前把王青山给扔了出来,但是在他看到谷长歌也被送到了王青山的身旁时,却依然无动于衷,没有一点儿要出手的意思。

这样的冷血祖父,王青山实在是不敢报以太大的希望。

“人傀?那是什么东西?”听到这个称呼,谷长歌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以人为傀,取其神魂,炼其精魄,生前的修为越强,炼制成的人傀也就会越强大。”王青山道:“在上青天,人傀之术有伤天和,乃是禁术。”

谷长歌心里一寒,惊声问道:“这人傀,竟是以活人炼制?”

“当然。”王青山目光从山谷的打斗中收回,深看了谷长歌一眼,道:“不但是活人,这个人生前还要受尽诸般屈辱折磨,心中的怨气越盛,炼制而成的人傀就越强大!”

“那三个神魂师级别的人傀,修为强盛,气势非凡,说明其生前的修为就已经极为强大,而且死的时候也必然是承受了诸多极端的折辱,所以才会有现在这般强横的实力!”

“这也太残忍了,简直是骇人听闻!”谷长歌有点儿难以接受,“你们王家在上青天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头脸宗族,修炼这种禁术,难道就不怕会引来天遣吗?”

“切!”王青山白痴一样地看了谷长歌一眼,“只要实力强横,天遣又算得了什么?在上青天,类似这样的禁术数不胜数,你当只有我王家才会在暗中修炼?”

“亏你还是治愈魂师公会的总会长,这见识,这心态,未免也太天真了点儿。”

“我……”

谷长歌被噎得有点儿说不出话来,他自幼都在公会总部长大,少有出门历练,见识阅历,确实有些浅薄,人世间的这些丑恶之事,他也确实见得不多。

“不过,”王青山上下打量了李圣代一眼,道:“这可能也是师尊他老人家之所以会选中你的原因所在。相比于刘时光他们四个心思狡猾且又心狠手辣的老油条,你确实是眼下最好的选择。”

“师尊?”谷长歌直接迷糊了,脑子有些不太够用,“谁是你师尊?”

王青山挺了挺身子,郑色道:“自然是李圣代了。你难道从来都没有留意过我师尊的消息吗?我可是师尊门下的开山大弟子,是师尊出山之后所收的第一个徒弟!”

谷长歌缓缓点头,他之前得到的一些消息之中,似乎真有这么一条。只是他没想到,消息中的那个王青山,竟然会是上青天王家的嫡系子孙。

谷长歌鄙夷地看着王青山:“我道怎样,原来是个叛师之徒!”

欺师灭祖,为人所不耻,谷长歌的三观很正,对王青山这样的人,很是厌恶。

“你有什么资格来说我?”王青山反向鄙视,“不要告诉我,刚刚你亲手宰掉的那四个太上长老,不是你的师门长辈?”

谷长歌再次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论起嘴皮子的功夫,他远不是王青山这个小辈的对手。

“大家都是被逼无奈,理应相互理解。”王青山语气一缓,道:“我是被王擎天强掳,身不由己。从始至终,我都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师尊。”

这一次,谷长歌没有出言反驳,从他见到王青山的第一面起,他就看出了王青山在王擎天身边的拘谨之态,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孙子在爷爷跟前的表现。

而王擎天对王青山的态度,也是生硬冷冰,没有丝毫的亲昵之态。

王青山说自己是被逼迫,也不是没有可能。

王青山看了一眼山下,道:“现在师尊处于劣势,眼看就要性命不保。而我,知道人傀之术的弱点所在,不知道你有没有胆子赌一把,以神魂传音,把这个弱点告诉我师尊?”

谷长歌稍作犹豫,道:“你先说说看。”

“其实,人傀并不是真正的完全死亡。”

王青山直言道:“他们的全部神魂其实全都被囚禁在自己的命宫识海之中,只要有人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打破命宫,精壮气血,恢复他们的血肉经络,将他们的神魂释放出来,他们其实还有复活的可能。”

“一旦他们恢复了自我意识,王擎天再想要像现在这般如指臂使地操纵他们,根本就再无可能。”

“相反,这些人生前都与王擎天有生死大仇,他们恢复之后,必然会临阵倒戈,成为我师尊的一大助力。”

谷长歌一怔:“虽然刚刚只有一瞬,但是我很肯定,那些人傀的身体无任何活性,经络枯萎,气血凝结,跟一个真正的死人已经没有什么两样。”

“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复活他们,不太可能吧?”

谷长歌本身就是一名治愈魂师,他很清楚,就算是圣级巅峰甚至是神魂师巅峰的治愈魂师,也不大可能能够做到让死人起死回生。

李圣代再牛逼,估计也做不到吧?

谷长歌没有一点儿信心,感觉王青山所说的这个弱点,跟没说一样。

“要做到这些,对别人来说或许会是千难万难,”王青山定声道:“但是对于我师尊来说,想要做到这些,应该是不在话下。”

连起死回生这种事情都在李圣代的身上发生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况且,那三个人傀也并不是真正的死亡,只要他们的身体再度恢复活性,他们被封锁囚禁在体内的神魂,确实有很大的机率能够重新夺得身体的控制权。

“你刚刚服用的那种叫做九天灵露的灵液,再加上师尊所独有的那种饱含了无尽生机的特殊能量,未必没有机会!”

“是吗?”谷长歌狐疑地看着王青山,问道:“听你说了这么多,我问你,这种方法以前可有人成功过?”

王青山坦然摇头:“人傀复生之法,只存在于理论传说,到现在为止,还从来都没有人能够做到过。不过我相信,我师尊可以!”

“而且,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两只人傀同时出手,他根本就没有半点儿还手之力。一旦师尊身上的那道护体金光耗尽,一切可就都晚了。”

谷长歌的目光投向山谷之中,李圣代现在的情况确实很不乐观,完全是在被动挨打。

正如王青山所言,一旦李圣代身上的那道金光耗尽,一切就全都玩完了。

“好!老夫今天就信你一回!”谷长歌一咬牙,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同时恶狠狠地向王青山威胁道:“如果一会儿让我发现你是在骗我,不管底下的打斗结果如何,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先活撕了你!”

王青山不以为意,道:“放心,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我师尊一定会旗开得胜!”

谷长歌从王青山的身上收回目光,心念一动,直接以神魂传音,冒着被底下各种混乱能量侵蚀的风险,把王青山刚才的原话送到了李圣代的耳边。

“噗!”

短短的一秒钟时间,谷长歌的释放出去的神念就被周遭的混乱气流给斩断,神魂受挫,一口鲜血喷出。

至于刚才送出的那道传音有没有传送到李圣代的耳边,谷长歌自己也不太确定。

安宁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焉耆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药
癫痫病医院云南哪家好
温州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