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真尊传 第四百四十九章 街道偶遇

发布时间:2019-09-25 23:07:00

真尊传 第四百四十九章 街道偶遇

……

“來咯,上好的灵药,快來买啦,”

“二阶丹药大甩卖,不要一百,不要五十,只要三十八,沒有就是三十八,你沒听错,就是三十八,快点來买,手快有,手慢就沒了,”

“上好的武器,饰品,女的戴了更加美丽,男的买了就可以讨美女的放心,说不定被你带回去一个,是男的就买,”

……

各种各样的呼喊声,叫卖声,传遍了整个街道,每个行人都会被这些人的叫喊声吸引过去,迅速从中购买几件心动的饰品,秦风看到他们之后,不由摇摇头,心道:“这些人都太天真了,哎,真天真,”

这些都不过是小贩他们的手段,说得很好听,其实价格还是一样得,只不过是欺骗那些不懂行情,或者是第一次來帝都的人,这种事情,秦风见多了,就不会太在意,

还有一点就是,秦风身上沒有灵石,治愈好了龙zǐ烟的父亲之后,秦风如愿以偿拿到了那么极道崩龙诀玉简,龙zǐ烟的父亲给了秦风的一个冷哼,听到了秦风救他是为了他的家的祖传玉简,他都差点就变脸了,不过,还好的是龙zǐ烟还算是信守承诺,把它给了秦风,

秦风拿到了玉简之后,焦急抬起脚步离开她家,要是被他知道,为了治愈好了自己的病,自己的女儿已经卖身了,肯定会直接就追着秦风喊打喊杀了,秦风可不想那样子狼狈,于是秦风什么话都沒有留下,也沒做停留,直接就走了,

留下了微笑的龙zǐ烟,还有不知道内情的她的父亲,当听到了秦风阴险狡诈,把自己的女儿都给买了,他追着秦风的身影出去了,不过,还好的是,秦风可不会给他一点反应的时间,他在出來之后,秦风已经消失在了他家门前,迅速往街道上奔走,

留下了他一个人在阳光下凌乱了,愤怒看着空荡荡的周围,怒骂道:“该死的小子,不要让我捉到你,”

……

这些事情,秦风都能够想象出來,在心中偷乐着呢,走在了街道上,又是一条陌生的街道,这一次,秦风沒有走上次的那条街道了,而是换了一条,不过,这条街道和另外的那几条,几乎都是一样的,沒有什么区别,

就是摆卖的东西不一样罢了,两边都是楼,门口有一下摆卖小吃的地方,沒有灵药,沒有丹药,只有一些吃的地方,楼一间间,不知道是干什么的,

秦风魂念小心翼翼扫视着这些楼,当然了秦风只是扫视了一下外面,里面可不敢扫视进去,要是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秦风可就惨了,到时候,又是一大堆麻烦,

萧菲菲不再身边,四人帮也不在,凝霜被秦风塞进了怀中,萝卜跟是被秦风塞进了妖塔内,又与小白兔开始了追逐战,不过,这一次,萝卜就沒有那么幸运了,小白兔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的修为,妖塔也不再禁锢他们,逐渐解开了他们身体内的一些封印,然后,萝卜就惨了,

身上的胡须一根根被兔子啃下來,咀嚼,细嚼慢咽,看得萝卜挣扎不断,小白兔肯定要好好报复,放它走,又捉住了它,然后又是啃一根胡须,沒有伤害到它的根本,一次次啃,萝卜光滑的身躯上伤痕累累,精神不断被折磨,一次次的解放,又一次次被捉,被啃,它都已经崩溃了,

索性就躺在了地面上,任由它啃了,它不跑了,这日子沒法过了,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只想好好睡觉,

……

魂念扫过了街道上的所有楼,然后又扫过了那些地面摊位上,千遍一律的摊位,沒有什么值得秦风出奇的地方,不过有一个摊位的主人,秦风看不清他的修为,一片模糊,仿佛就是他的身上沒有修为,可是秦风隐约间感觉到了他的身上因果线遍布,密密麻麻的,

除了魔之外,他就是秦风见到了因果线最多的人,比真君境的萧漠还要多上了很多倍,要是差别的话,他就是一个真君,而萧漠则是一个练气境的武者,无可比拟,

“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秦风心中疑惑不已,这样的人,出现在哪一个地方,都足以引起了一番轰动,而且他的身上因果那么多,那么就说他牵涉到了很多事情,不过秦风内心中还有一点疑惑,那就是在他注意到他之后,他仿佛也注意到了自己,

不时余光扫过自己,要不是秦风敏感,对他多家留意,还真不知道原來有这么一个人也在注意着自己,不论秦风走到了哪里,总觉得他一直都在盯着自己,

“怎么一直看着我呢,难道我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地方吗,”秦风心中狂喊,被这么一个恐怖的人盯着,也不是个事儿啊,

“得赶紧跑,这里待不下去了,”秦风心中催促道,脚步不由得加快了离开这条街道,秦风脚步刚起,一道声音毫无痕迹地响在了秦风的意识海中,翻起了惊天巨浪,

“小友,來了都不过來坐一下吗,”声音苍老而有点苍白,苍白的是秦风的脸,心中此刻飞过了千万只朱无戒:“我去,你怎么能够这么做呢,你不是高手吗,怎么会注意到我一个瞎子呢,我有得罪过你这样的人吗,”

秦风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呢得罪过这么一个老家伙,不过,人家都发话了,自己不过那岂不是很说不过去,而且,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和自己有什么仇恨,沒有敌意

真尊传  第四百四十九章 街道偶遇

,这才是最重点,

秦风缓缓停住了奔走的步伐,转过身來,控制脸上的表情,硬是挤出了一丝笑脸,宛如初春的阳光一眼,灿烂而不失温暖,秦风抬头挺胸地抬起了脚步,走向了老者的摊位,

不到不会儿,秦风來到了他的摊位,入目便是一个老者,慈祥的老者,给人的感觉吧,就是隔壁的邻居爷爷一般,身上沒有半分的强者的气势,此刻正温和看了秦风一眼,点点头,然后,摆手,秦风也不矫情,直接坐到了他的身边,微笑问道:“不知道老爷爷叫小的前來,有何贵干呢,”

微笑,虚伪的微笑,老者心中感叹道:“这就是祸星,怎么看都不像啊,不会是其他人假扮的吧,”

看着秦风的那个样子,与自己心中的那个人的形象有很大的出入,根本就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可是他明明就是祸星啊,老者相信他的眼光,所有的一切都指引到了秦风的身上,这不可能是假的,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老夫这么老了,一个人坐在这里,挺无聊的,这不是看到了你小子那么悠闲,特意邀请过來和老夫聊聊天而已,沒有别的意思,”老者悠闲说道,

秦风瞳孔紧缩,心中冷笑道:“闲聊,我看你是闲得蛋疼吧,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就去找点乐子去啊,找我干啥啊,我又不是那种人,不能解除你的无聊,”

心中这样想,脸上却是微笑,真诚的微笑,如果不看眼睛的话,秦风谦虚道:“老爷爷,你这是什么话呢,你死了老伴,寂寞空虚,小子也知道的,你放心,今天小子就舍命陪君子了,你坐到什么时候,小子就等你等到什么时候,”

秦风犀利的口舌,说的老者脸极度抽搐,牙齿咬紧,发出了摩擦的呲呲声响,我死了老伴,我空虚寂寞,我去你大爷的,你小子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诅咒我吗,

就是老者脾气再好,修养再好,也抵不过秦风毒舌,三言两句就把老者给刺激到了,不过老者很快便把心中的愤怒压抑下去,管理好了脸上的表情,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微笑道:“哈哈,那倒不用,老夫很快就收摊了,今天看來,老夫也沒有什么生意的,”

老者摇摇头,心中恨不得把秦风大切八块,直接喂狗,要不是他还有一丝理性的话,秦风早就一命呼呜了,秦风也不在意这些,继续开始他的聊天征程,

“老爷爷,你怎么能够这么快就放弃呢,做生意这种事情,小子还是有点心得,像老爷爷你这样,永远都发不了财的,这么轻易就放弃,怪不得你的老伴这么快就放弃了你,你也要回家好好反省反省啊,”

秦风恨铁不成钢,一脸失望,对老者的这种态度的失望,老者听得身体剧烈哆嗦,颤抖,呼吸急促,出气多,进气少,一双眼睛瞪着秦风,这个可恶的小子,

三言两语间就是你的老伴死了,抛弃了你,独自离开了,都是在黑他,刺激他,他心中真的气爆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难道沒看到我是老人吗,还有沒有一点道德了,懂不懂什么叫做礼貌了,懂不懂什么叫做尊敬老人了,你家人沒有教你吗,

“呵呵,是吗,不知道你有何建议,”一字一句说出了这句话,心中的愤怒无处发泄,秦风听到了他的愤怒,沒有管他,继续道:“你老伴不在了,你就不需要这么越约束了,可以去那个叫做什么同什么坊的,那里应该很多人愿意找你做生意的,说不定,你还可以在里面找到了你的另一半呢,”

老者嘴角快速抽搐,要是可以的话,他真的想要撕碎秦风的嘴,那把恶毒的嘴,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靠谱吗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手术费用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收费高吗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乘车路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