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诛天镇魔 第五章 小塔出品,必属精品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6:07

诛天镇魔 第五章 小塔出品,必属精品

在薛炎的带领下,凌辰进府的路很顺畅,两人很快便来到内院。

此刻内院内已经站满了人,这些人都背着一个药箱很明显这些都是医生,一个个愁眉苦脸相互讨论着,看来凌文茵的病情很不乐观。

薛炎带着凌辰直接走到门口,禀报道:“启禀大人,这位xiǎo兄弟带来了血晶草!”

“血晶草?!”一名山羊胡子的医者惊呼起来。

“真的吗?你真的有?”另一名也抓着凌辰急切的问道。

“xiǎo伙子你真的有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而另一名医者却为他担心道。

“哟!薛炎又带人来了啊?”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带着些许的冷嘲热讽:“你脸皮还真是够厚的,一次次的带骗子来消遣将军,是不是恨不得xiǎo姐早死啊?”

“启禀凌墨少爷,这位xiǎo兄弟的确有血晶草,xiǎo的检查过了。”薛炎并没有生气,不温不愠的回答道。

这凌墨在青鸿城那是出了名的嚣张跋扈,作为凌家的二公子,地位仅在凌文茵之下,一身修为也达到了武徒。

“哼!是不是?别又是水滴草染了色!看这xiǎo子的穷酸样能拿的出血滴草?我呸!”凌墨吐了口口水説道,薛炎为人正直,时间不给这个二少爷面子,但苦于薛炎是军中的人,不然早被他弄死。

凌辰看着凌墨也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样子,就知道他平常是什么货色。但他也知道自己这身穿着的确给自己惹了不少麻烦,要找个机会换一下。

“xiǎo兄弟还请拿出来一看,给众位大夫鉴定下。”薛炎叫凌辰将血晶草再次拿出来。

“血晶草在哪里!”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屋内响起,一名面容刚毅的中年男子从屋内走出。

“参见大将军!“

众人跪拜,凌辰知道这便是护国大将军凌震!

大将军虎目一扫,便看到了凌辰,説道:“免了!免了!xiǎo子,是不是你有血晶草?“

由于凌辰与凌文茵的交情凌家人并不知情,所以他们对凌辰一无所知

“回禀将军,血晶草在此。“凌辰从怀中取出双手奉上。

而凌墨看见血晶草的样子更是哈哈大笑死来:“大伯,你快看,都説血晶草叶如血滴,可是他这个竟然如水晶一般,还有棱角!竟然假成这样,这薛炎一而再再而三欺骗你,应该将他打入大牢,还有这个拿假药骗您的xiǎo乞丐也抓了!“

凌震闻言眉头微微皱起,毕竟他也是知道这血晶草的确是叶如血滴,但这个的确有棱。

正准备开口询问凌辰,那位山羊胡子的大夫尖声问道:“什么?!有棱!?将军能否让xiǎo的一看。“

凌震知道这山羊胡子的大夫曾经游历众国,见识颇多。于是将手上的血晶草递给他説道:“还请陈神医一鉴!“

山羊胡子一接过血晶草便仔细胆量,眉头一皱好似瞬间老了十岁!

凌辰见山羊胡子这样,心中也有些担忧,如果这老头不识货他就惨了,文茵更是有性命之忧。

“哈哈,我説吧!你看看老山羊这个见过血晶草的都要看半天,肯定是假的!你们俩死定了!“凌墨哈哈的笑着,现在他终于能把这个该死的薛炎除掉了。

“将军,这不是血晶草!“山羊胡子仔细看了一段时间,中间还吃了一diǎn叶子大声説道。

“什么?!又不是!“凌震心中有些失落,这女儿是他的心头肉,此刻却卧病,贴告寻药寻来的却都是假药。

“来人!来人!把薛炎和这xiǎo乞丐抓起来!“凌墨急切的吆喝着守卫。

凌辰心中那个气啊!这可是九霄乾坤塔出品怎么可能有假冒!

正欲开口辩解,山羊老头却是老泪纵横的説道:“这…这是极品血晶草啊!没想到老夫余年还能见此灵药,死而无憾!”

“什么?极品血晶草?老头,你没看错吧?这是带棱的!”凌墨大吃一惊原本的好心情瞬间消失。

山羊胡子连忙解释道:“这血晶草虽説叶如血滴,但那只是低年份的。老夫在一本古籍上看过,三千年份的血晶草应该是叶如血晶,老夫愿性命担保这正是千年血晶草!xiǎo姐只要服用一片叶子便可以祛除体内的创伤!剩下的四片叶子也都是稀世珍宝啊!“

“快diǎn拿来!“凌震一把夺过山羊胡子手中血晶草,就往屋里去。

凌辰和薛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在场的大夫都在为见到千年的血晶草感到兴奋。只有一人被气的瑟瑟发抖面容铁青,那就是凌墨。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一个凌家二少爷竟然被一个守卫和xiǎo乞丐当众打脸,这样的他怎么能气的过,而凌辰献宝有功肯定会成为府上上宾,而凌辰能贡献出这等灵药,身上肯定还有其他秘密,在这府中夺宝轻而易举。

凌墨面露阴冷的看着,原本他第一个要除掉的人是薛炎,而现在却是凌辰!

凌辰并不知道凌墨内心的想法,他在庆幸凌文茵有救了!而转念一想,xiǎo塔最低级的药田出产竟然是三千年份的血晶草!一想到这凌辰心中澎湃不已,xiǎo塔出品必属精品!

薛炎也在庆幸自己这次没有搞砸,心中也觉得对的起将军。

夕阳西斜,所有人都在门外等候,凌墨为了讨大伯开心也没有离开半步。

“哈哈哈”

门内一声爽朗的笑声传説,凌震拿着剩下的血晶草走出来,将血晶草扔给凌辰説道:“本将军女儿已经清醒,这灵药还你!“

説完将血晶草直接扔给凌辰,这把一众医者看的目瞪口呆!这可是可遇不可求的圣药啊,竟然这样扔!

凌辰接过灵药,也不禁感叹大将军竟然没把这药全部收下,反而扔回给自己,这大将军性子真是直!

而凌墨却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眼中充满了贪婪。

“薛炎传我号令,在场医者赏黄金五十两,嗯…”凌震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但想了一下开口问凌辰:”xiǎo兄弟你叫什么?“

“额xiǎo的凌辰。“凌辰起初还以为是没难题,没想到竟然是自己名字!

“好,凌辰为王府上宾,赐银红令牌,赏黄金百两。薛炎引荐有功,官复原职封百夫长!暂时守卫内院保护xiǎo姐安全。本将,军中还有要事,都散了吧!“凌震説完,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是大将军!“薛炎回应道。

众人齐齐向凌辰恭喜,弄的凌辰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一个上宾有什么号恭喜的?

而一旁的凌墨则是妒火中烧,他堂堂一个凌家二少,领的不过铜红令,凌辰的银红令比他还高一级,这严重影响了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原本他只是想夺宝,现在他更想杀人夺宝!

看着一个个恭喜凌辰,凌墨愤怒拂袖而去。

“凌兄弟恭喜了!“薛炎笑着对凌辰説道。

“薛大哥,怎么连你也恭喜我?我到是要恭喜薛大哥,官复原职了。“凌辰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薛炎拍了拍凌辰的肩膀却叹了一口气説道:“大将军给你这个银红令,不知道是不是害了你。“

凌辰听闻也终于明白,他们的恭喜都是来自于这块令牌于是问道:“薛大哥为什么这么説?“

“我之所以被贬职就是因为和凌墨对着干,而你却领了比他还高等级的令牌直接危险到了他的地位,他能放过你吗以后要多加提防此人。”薛炎説完便离开,去传大将军的命令。

而凌辰听闻心中也是感动,这薛炎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穿着而揶揄自己,也没有因为自己得到王府银红令而来拍自己马屁,凌辰对他的评价只有四个字:此人可交!

凌辰依旧担心凌文茵的伤势,在和门口的丫鬟沟通之后,进入到了凌文茵的闺房之中。

xiǎo丫头的闺房十分的温馨,一股股淡淡的香味飘荡着,凌辰走向床边,凌文茵听到了脚步声,睁开眼睛一看,略显苍白的xiǎo脸露出了甜甜的笑容:“哥…哥”

“别説话!好好休息。把这吃了。”凌辰説完将血晶草的一片叶子塞到了凌文茵的口中。

凌文茵也很听话的将凌辰递过来的血晶草叶吃了,顿时一股精纯的血气开始从胃部开始流转全身,xiǎo脸红扑扑的,多了几分血色。

“文茵感觉如何?还要再吃吗?”凌辰见凌文茵气色好转继续问道。

“文茵不吃了,文茵感觉快要流鼻血了。”凌文茵低声説道,毕竟伤势才刚刚稳定:“文茵就知道哥哥会来就文茵的。”

“恩!哥哥会一直保护文茵的!”凌辰摸着文茵的头説道。

凌文茵像一直乖巧的xiǎo猫,看的凌辰心中感慨万分,至从父母失踪自己就孤苦一人,要不是这xiǎo丫头偶然闯进自己生命中,自己真的要注定孤独。凌辰想着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凌兄弟,你在里面吗?”

外边传来了薛炎的喊声,凌辰连忙回过神来,对凌文茵嘱咐几句,朝着门外走去。

凌辰刚走出屋子,薛炎便满脸笑容的迎了上来,将一块银红色令牌和几张银票递给凌辰:“凌兄弟,你拿着,一百两银子我已经帮你换成了银票,你收着。”

“多谢薛大哥了,现在天色这么晚了,咱们一起去吃顿饭吧!就当是我谢大哥的引荐了。”凌辰笑着説道。

“好啊!”薛炎爽快的答应,笑着指着凌辰的衣服説道:“我看吃饭前咱们还是去买件衣服吧,你这样哪里像领将军府银白的上宾啊!”

凌辰也低头看了下衣服,原本满是补丁的衣服此刻可以説的上破烂不堪了,这样的穿着説不定又会被人当乞丐赶出来,现在他可以説的上是中六等的贵族!

“嘿嘿,那走咱们买衣服去。”凌辰嘿嘿一笑,两人起步走出内院。

而在另一处院落,凌墨正添油加醋的和他的父亲,凌家的第二把手凌海添油加醋的説着凌辰得到银红色令牌的事:“父亲,这凌辰明明有血晶草却故意不拿出来,他一来到院子便带着一脸嘲笑,还有那个薛炎他早就记恨我许久了。而凌辰在献宝后要求大伯给他银红令还説要五百两金子!”

凌墨越説越离谱:“那个凌辰还説他也姓凌,这个凌家主堂之上应该有他的一席之位!”

“岂有此理!这凌辰竟然如此的贪得无厌,这凌震也是老了,竟然这样出卖家族利益!”凌海拍着桌子发怒道。

凌墨见自己父亲生气心中开心不已,继续添油加醋:“那凌辰还説,待父亲你老了,便把咱们父子赶出凌家,这银红令只是他的第一步。而且他身上还有能起死回生的千年血晶草,这种神药要是被他用来召集势力我们该怎么!”

凌辰的血晶草只对武者期或以下创伤不死有效,此刻在凌墨眼里却变成起死回生!

凌墨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凌海看着十分心酸但内心更是愤怒:“我儿不哭,这凌辰身上竟然又这种神药,难怪会如此嚣张!看来凌辰留不得,家主位置也该换一下了!”凌海説着眼中露出凶芒。

但一想现在凌辰风头正盛又不能马上动手,凌海有些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对付凌辰。

“凌墨少爷,你要救救我啊!”原本侮辱凌辰的守卫此刻哭爹喊奶奶的跪在凌墨父子面前。

“陈赖你搞什么!蛮蛮撞撞的!”凌墨怒道,这是他最忠心也是最笨的跟班。

凌墨知道傻的人心机少。

“那个凌辰他会杀我啊!”陈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説道。

“他为什么要杀你?”凌海问道。

“启禀二家主事情是这样的…”陈赖添油加醋将刚刚拦凌辰的事説了一堆。

“哼!好狂妄的凌辰!”凌海有些丧失理智,拍案吼道。“我定取他性命,让他知道什么是凌家威严!”

而凌墨看着跪在地下的陈赖心生一计,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靠在凌海的耳边説道:“父亲,孩儿有一计…”

“好!就这样!“凌海当即説道。

凌海本来还有些犹豫,但一想到凌墨口中凌辰“猖狂”的举动,便直接和陈赖説道:”陈赖,如果此事能成我封你做凌家大管家!“

陈赖一脸疑惑,凌墨见状上前嘀咕了几句,陈赖眉毛一挑兴奋的説道:“定不辱二家主厚望!“

澄城县医院怎么样
枣庄市台儿庄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州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最好
聊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西安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