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绝世妖尊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元灵散

发布时间:2019-10-12 21:25:43

绝世妖尊 第三百一十七章 元灵散

一道长虹划破黑暗,像是黑夜里的流星,

见状,古尘挑衅的看了三人一眼;“不好意思三位,看來你们沒有动手的机会了,”

古尘这句话刚说完,长虹从天而将,赫然是刚才离开的墨问,按照和古尘的计划,他來打圆场了,

做出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墨问道;“我來晚了古尘,怎么样,那群玄阴教的余孽抓到了沒有,”

古尘往地上一指;“放心,一个也沒跑掉,全都被我杀死了,”

墨问脸色一喜,猛的拍了一下古尘的肩膀;“真有你的,”

突然,像是才看到方云三人,墨问先是皱了一下额头,随后抱拳道;“三位是來自清风府方家的道友,”

另外两人看向别处,只有方云闷闷的点了点头,

墨问喜色道;“看來,古尘是在三位的帮助下才杀了这些玄阴教余孽吧,在下是凤阳城的龙虎军统领墨问,感谢三位了,”

方云忙摆手;“别误会,是古尘一个人做的这好事,另外,我很好奇,我想问一下墨统领,你一口一个玄阴教余孽,你怎么这么肯定这些人是玄阴教余孽,”

墨问哈哈一笑;“这些歹毒之人,不是玄阴教余孽是什么,况且,就算是不是玄阴教余孽,也沒有差别,因为他们在來这之前,在一个镇上屠杀了很多无辜百姓,我让古尘先一步追來,自己留下善后,试问,这些人不该死吗,”

“你……,”

“方云,我们该走了,”

方云还欲争辩,但是另外两人似乎担心他泄露了真实情况,从而惹來麻烦,便开口制止了他,

闻言,方云沒有再说什么,只是最后狠狠的看了一眼古尘,然后便和另外两人飞离了这里,

待到三人离开之后,墨问这才看向古尘;“如何,我的演技还不吧,”

“非常好,甚至我都被骗了,”

墨问哈哈一笑,随后有些担心道;“古尘,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现在一下杀了他们方家十个人,他们能忍,万一随后就有人來追杀你怎么办,”

古尘纵了一下肩膀;“兵來将挡,水來土掩,我既然敢做,就肯定敢承担这结果,不过,你也别想的那么糟糕,方家想对我下手也不是现在了,但是一直沒找到机会,我是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墨问点了点头,

古尘继续道;“对了,你将这些尸体带回zǐ月山吧,但是要记住一点,一定不要太过严密看守,方家人肯定会去抢夺这些尸体的,若是看守的太严密,可能会死人,”

“咦,这岂不正好,”墨问像是想到了什么,忙道,“我们可以设下陷阱埋伏他们啊,反正抓他们现行,也是他们无理,”

“别,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一次做的不能太过分,另外,你若真的要在龙虎军埋伏他们,若是打起來,你不想想会死多少龙虎卫,”

被古尘这么一说

,墨问这才想起,这三人可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若是在龙虎军埋伏,说不定人沒埋伏到,反而还会被拆掉半个军营,

“既然如此,那就不让人看守了,任他们偷走就是了,只是,秦荣呢,她沒事吧,”

“她沒事,她先一步离开了,行了,你将这些尸体带走吧,我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

见此,墨问沒有再说什么,将地上的十具尸体收好之后,直接离开了这里,

而待到墨问离开之后,古尘这才看向身后翻滚的熔岩,心念一动,熔岩突然翻滚的更加剧烈,片刻之后,秦荣从中悬浮了出來,

不知是被高温侵袭还是元灵散作用,此时的秦荣竟然昏了过去,

古尘将食指在秦荣的鼻翼下稍稍试探,随后将其拦腰抱起,离开了这里,

……

不知过去了多久,等到秦荣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藤蔓编织成的吊床上,吊床两侧连接的是两颗相连的参天大树,很是牢固,

葱郁的林木,青草铺地,淡淡花香飘散,给人一种世外桃园的静雅感觉,

秦荣想起身,但是身体似乎使不上力量,废了好大的力量才勉强撑起身体,而不远处,正是盘膝在青石板上的古尘,

似乎有感应,古尘睁开双眼,正好与秦荣的双眼相对,

秦荣有气无力道;”古尘,我这是怎么了,怎么浑身使不上力气,”

古尘这才起身,來到秦荣的面前,沒有出声,他先是伸手抓住秦荣的手腕检查,一阵之后,才放开,

秦荣再次询问道;“古尘,我的身体怎么了,”

古尘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很麻烦,”

“很麻烦,”

“不错,或许我想的有些简单了,”

“什么意思,”

“你所中的元灵散,不是一般的毒,”古尘道,“我以为你所中的元灵散,只是在一定的时间内,让你无法调动元气,药效过后便会恢复正常,可是我现在才发现,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已经三天了,你体内的情况丝毫不见好转,”

秦荣脸色一下沉了下來;“我昏迷了三天了,”

古尘点了点头,

好一阵沉默,秦荣道;“古尘,你的意思是,我所中的元灵散,是需要解药才能解的毒药,自己根本不可能恢复,”

“不能排除再过上一段时间之后,你会恢复,但是在我看來,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更大的可能性是,如果沒有解药,你根本好不了,”

秦荣转头看向别处,沉默不语,

古尘看着远方起伏的山峦,道;“沒想到啊,终日算计别人的秦荣,这次竟然是真的在阴沟里翻了船,怪不得有句话叫做,小心使得万年船,”

面对古尘的调侃,秦荣丝毫不在乎,她平静的看着远方,道;“你肯定不会看着我一直这样吧,”

“给我个帮你的理由,”

“我们现在是盟友,有我,能更好的帮你对付方家人,”

“勉强吧,”古尘点了点头之后,这才正经道;“其实你也不要抱着太乐观的想法,帮你,我肯定是会帮的,但是,至于你这元灵散的毒能不能解,我沒有任何把握,”

“你打算怎么帮我,”

“知道药通天吗,”

秦荣眯了一下眼睛;“听说过这个人,炼丹的本领很高明,但是,一点也不好相处,你能请动他,听说他可是连木正天的面子都不给,”

“试试看吧,我的把握也不大,但是除了他之外,我想不到什么人能帮助你,不过,你也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秦荣默默的点了点头;“那需要大概多久的时间,”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会尽快,另外,在你昏迷的这三天,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一切,那个洞府,外面设有一层幻阵,我走之后,你可以藏到里面,只要不外出,不会被人发现,你还有别的事情吗,”

“抱我下去,”

吊床距离地面不过一米,但是秦荣身体现在虚弱,想下來都变得困难,

古尘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他将秦荣拦腰抱起,但是并沒有放到地上,而是直接送到了那准备好的洞府中,之后,才给了她一把阵旗;“我走之后你就好好的呆着吧,若是外出,不小心被什么豺狼虎豹盯上,那我只能给你立一块碑了,”

说罢这番话,古尘在秦荣的白眼中哈哈离去,而秦荣更是果断,古尘刚走出洞府,就启动了幻阵,

……

药通天,古尘当年的时候就有过交道,当时正是武赐和木纯儿大婚,也正是在那个时候,他遇到了冥界的夜叉,调查中被下了血蝠印,为此差点折磨的半死,好不容易才出來,

不过,当年的事情并沒有解决,药王庄全体迁移换了地方,至于那冥界通道的秘密,也被隐藏了下去,当然,古尘现在也不会去药王庄的旧址去找药通天,因为人肯定已经不在了,

清风府,西北方,一座苍茫的大山上,等到古尘找到药通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天的时间,

十天前,他从凤阳城马不停蹄的返回清风府,之后,稍稍的伪装了一番,便直接前往了新的药王庄地址,但是等到他到了之后,一番询问才知道,药通天早就已经在五年前就离开了,现在的药王庄已经有了新的庄主,而且药通天去了什么地方,也沒人知道,

索性,古尘巧合之下遇到了药通天当年身边的一位药童,一番询问之后才得知了药通天的蛛丝马迹,毫不容易才找到了他,

山林间,一简单的茅草屋前,摆放着一张小木桌,药通天慢慢的倒了两杯茶,递给了古尘一杯之后才道;“古道友,十几年不见变化倒是颇大,我当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看出,你那头银发乃是耗尽生命力导致,按理说,不可能再恢复,看來,是遇到了机缘,”

古尘哂笑,他身体微微颤抖,一层层元气波动涤荡,随后黑发变成了银发,

药通天看到这一幕,不禁的哑然失笑;“唉,真是老眼昏花了,竟然沒看出來古道友是染的,看來,确实是老了,”

河南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金昌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商丘治疗早泄医院
河南牛皮癣治疗方法
金昌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