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龙舞戮尊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故人族弟

发布时间:2019-12-04 17:53:59

龙舞戮尊 第二百六十六章 故人族弟

萧兮切断了精神锁定,这比他想象的还要简单,他没有料到这精神锁定,只是普通的气息牵引,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少见。

因为强者们若是做出精神锁定,绝不只是气息牵引当坐标那么简单,而实力较弱的人,却是根本是放不出这样的精神力,即便他是最低等级的。

“出来吧,到都到了,还藏什么?”萧兮转过身,看着一袭白衣的人。

与一天前一样的白衣,不一样的是,他的目光已然锐利。

凌鹰就这样缓步走到萧兮的面前,“什么时候发现的?”

“其实气息牵引有一个很大的弱点,可以被反追踪,这是所有能够真正意义上释放精神力的强者,都不会犯的低级错误。”萧兮笑着说道。

“受教了。”凌鹰谦逊一笑,丝毫没有一天前初见时的嚣张跋扈。

萧兮眯着眼睛,道“你的实力只是四级中期,不应该达到精神力外放的地步,不过能放出气息牵引,你也算是天赋异禀,说吧,找我什么事?”

“我的体质与普通人不同,很小便拥有相当敏锐的五官六感,当我步入四级时,精神力便已经隐隐可以外放,不过我很小心的将其隐匿了起来,在这过程中,我做到了气息牵引,只是这是最近的成果,我还没有太多时间改进。”凌鹰丝毫没有隐瞒,将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你来这干嘛?凌家今晚注定会很忙,你不去帮一帮?”萧兮有些奇怪地问。

“不去,他们能处理的事情我去了也只是添堵,他们不能处理的事情我去了也没用,所以我来找你。”

“找我干嘛?小荷早走了,你不知道?”

凌鹰也明白萧兮在装傻,也只得继续回答“我知道,我更好奇,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情?”

“抢婚嘛,多大点事。”萧兮随口说了一句。

“我知道我打不过你,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你在隐藏你的力量,不过我能感受到你体内如同恶兽一般呼啸着的力量,如排山倒海,压制的我喘不过气来,面对这样的对手,我从一开始就是失败的,但如果你以为这样的你便足以挑战整个萧家,未免太过幼稚了些。”

“你到底想说什么?”萧兮一脸无奈,不幼稚能告诉你?真是,而且,他也真的是那么打算的啊。

凌鹰表情严肃,突然就挑了个话题“你是不是知道薛荷小姐的身份,所以故意出手的?”

“嘎?”萧兮无语凝噎,真的无语,他没想到凌鹰竟然问这个问题,这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是。”萧兮还是摇了摇头,他是实在人,要说实在话,恩,实在。

“虽然没有她主动扑过来,我也是要动手,不过比起你放线钓鱼,我真的只是无心咬钩。”萧兮摊了摊手。

凌鹰紧盯着萧兮“我放的线没有钓到该钓的鱼,你是不是该赔偿我一下。”

“你觉着现在这种月黑风高的天气,我是选择直接做掉你,还是赔偿你呢?”萧兮很好奇的问。

“如果,事关薛荷小姐呢?”

萧兮眼神一凝,厉声道“你威胁我?”

“非也,其实,阁下,我只是想做一个交易,对大家都好的交易。”

萧兮看着依然在笑的凌鹰,不知怎的,这样的笑容很是面熟,让他即便在这种情况下,也有些难易动怒,揉了揉眉头,示意凌鹰继续说下去。

“阁下实力不凡,我想背后应该也有一尊庞然大物,如今薛荷小姐背后牵扯的博弈十分复杂,若是一不小心,极有可能将自己拖下水,所以我想,阁下需不需要有人讲解一下,水有多深呢?”

“博弈?只是简单的联姻罢了,抢个婚而已,萧家还不至于就这样撕破脸皮,至于那薛家,他们没有选择的余地。”萧兮的面色冰冷,十分冰冷,看起来一切都只是浮云,一切尽在掌握。

“这水啊,有的时候表面上看,一眼见底,可踏进去,才会发现深不可测。”凌鹰否认着萧兮的话。

至此,萧兮彻底确定,凌鹰,这家伙绝对知道点什么,而且极有可能是双方博弈的事情,既然知道了线路发展,不用凌鹰说,萧兮便大致猜到了一些。

萧家的双方博弈,只有双方,支持一方,便是与另一方不死不休。

“哦?你是想把我身后的势力牵扯进去,与你凌家所在的一方领功?”萧兮说着,顿时嗤笑出声“你不会以为这样,萧家就会认你为嫡系,为你在争夺族长位置的时候说好话吧?”

谁想凌鹰却是冷哼了一声,语气极为不屑的道“我与凌家其他人选择的不同,他们选择的那些人,自以为只手遮天,实际上不过是对手没有认真罢了,愚蠢的人,做出愚蠢的选择,倒也显得极为匹配。”

“哦?”萧兮面上仍然疑惑的问,心中却是有些微微动心,就目前来看,凌家是大长老的一方的,而凌鹰如此说,那他所选的明智之选,岂不是,跟着自己?

“今天拦下你,是想与你合作一番。”凌鹰目光凛凛“你今天抢了萧少爷的未婚妻,无论于公于私,你的行为无异于挑衅了整个萧家,过不了多久,任何一方得势,都会立刻派人将你抹杀。”

“这点我没兴趣知道,说重点。”

“若是你能够站在萧少爷这边,与萧少爷并肩作战,相信一切稳定下来,萧少爷应该也不会为了一个素未谋面,毫无感情基础的未婚妻与阁下大动干戈,当然,只是猜测,毕竟,我也从未见过萧家少爷。”

萧兮看了看天色,见还早,便道“你今天来,就是要劝我和萧兮联手?按你刚才所说,你说他们说的是愚蠢的选择,那他们选择的就是另外一派,你与他们选择了相反的道路,一旦到了生死时刻,你会生死相搏?这一点会让很多人怀疑,我也一样。”

“而且我和萧兮有着夺妻之恨,那“妻”还是那么一漂亮的美女,你怎么觉着他不会出手?而且,这些事情为什么要由你来安排?你有什么资格处理?而且你自己都说了只是猜测了,你让我怎么放心合作。”

“最后,你如何证明,你是站在萧兮这边的?”

萧兮一连串的发文后,凌鹰并没有急着开口。紧盯着萧兮,良久,却沧桑的开口“为了一个人,一个承诺,他曾经说过,要成为萧兮的左膀右臂,无论为了兄弟还是为了家族,后来,他没有做到,所以,我要代替他,站在那个人的身边,我不想他有遗憾。”

一个人,又是一个人。

成为自己的左膀右臂,他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说过这句话,那是个眉清目秀的家伙,说起来倒是和欧阳术的气质挺像,都是儒生,不过欧阳术因为实力,显得洒脱,至于那家伙,他只是显得有些文弱。

因为他救过他,从冰窟里,严寒的冬天,他是独自去冰上研究些什么的,后来,他落水了,萧兮路过,救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虽然也搞得自己满身寒水。

后来,他们俩都发烧了。

当凌墨死里逃生,他来到了萧兮的身旁,用稚嫩的脸庞,做出极为认真的表情,道“兮少爷,我凌墨决定了,以后就跟你混了!当你的左膀右臂,撑伞抵挡暴风雨,挥笔抵挡一切奸计!”

小墨……

萧兮攥紧了拳头,如果小镇中有谁是认他做孩子王,却不跟他一起捣蛋的,只有他一个,在他们调皮捣蛋的时候,他再刻苦学习,在他们享受童年的时候,他在刻苦学习,当他们放飞梦想的时候,他依然在刻苦学习,用他的说法,他只有学习了足够的知识,才有资格成为兮少爷的左膀右臂。

这一切,都是为了萧兮。

后来,当萧兮成为一级武者的时候,他同样获得了小镇中第一学子的美名,同一天冠名,而在冠名之后,他站在了自己的身后,就像那个位置一直是他的一般,站的理所当然。

看着凌鹰的脸,他突然知道为什么很眼熟了,那一颦一蹙,实在太像了,像极了那家伙的脸,不同的是,凌鹰更加壮一点,显得更为结实。

看着这个年纪不过十九,二十岁的家伙,萧兮忽然发现,他的笑,与薛荷很像。

薛荷是幸福的笑,当见到那个笨蛋哥哥的时候,幸福的笑。

凌鹰是嘲讽的笑,似乎是在嘲讽口中,萧兮并不知道他们关系的那个人,可萧兮却听出一股子决绝,不容置疑,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执着的等待,发现执着的人没有归来,他们选择了不一样的道路,眼神中的坚定,笑容中的苦涩,一模一样。

凌墨,薛叹……

萧兮手紧紧握着拳头,又是一个家族子弟,为什么,为什么有一个家族子弟会出现在小镇中,巧合?仅仅只是巧合吗?!

萧兮知道自己不能久留,因为他已经快压制不住体内的气息了,因为这些问题,体内的气息有些狂暴!

“我依然会去抢婚,若是你真心合作,跟着去,那一天,我会给你完美的答复。”萧兮说罢,脚尖轻点,化作黑夜中精灵,消失了踪迹。

只剩下凌鹰一个人,满是诧异,这家伙的实力,比他想的还要强,竟然如此之快,这是他自问做不到的,家族中也没见到有谁做到这种速度,即便是爷爷。

只是,不知这番行动,会不会是引狼入室,萧兮少爷,你倒是快点出面啊,面对这等人,我真的压制不住。

凌鹰心里祈祷着,脑海中,却不自觉的浮现了那人的脸。

“呼,萧兮,你赚大了

,当年无意间救了我哥,却换来了我哥的效命终生,如今他已不在,那,便换我来当你的左膀右臂吧,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望。”凌鹰闭上了双眼,静静享受着狂风的呼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